首页 推荐 热点 财经 文化 旅游 娱乐 体育 时尚 科技 健康 美食 公益 社会 生态 三农 扶贫 区块链

乡村振兴

中国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发展指数测度与区域差异

来源:中新网    点击:    发布时间:2021-09-02
摘要:在新时代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发展背景下,本文首先明确中国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发展内涵,通过建立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发展水平综合评价体系分析我国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发展

       2019年以来,国际经济环境复杂严峻,整体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但全球数字经济继续快速增长。数字经济在各个领域稳步推进,其成长性高、覆盖性广、渗透性强、跨界融合及智能共享等优势,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日益突出,因此,提高中国数字化发展和技术水平对于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和现代化实现极其重要。数字农业农村是数字中国的重要组成部分,发展数字农业农村是当前中国经济社会数字化发展阶段的必然要求。

       随着数字化信息技术的普及,农业信息化水平和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对农业全要素生产率产生了积极影响,互联网发展也促进了农村经济、农村居民就业、收入水平以及生产率提升。结合农业农村数字化的目标,国内许多文献聚焦于如何弥合城乡数字鸿沟,构建农村公共服务信息体系,提升中国农业农村数字化水平。在探索中国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发展道路中从产业融合与农业农村经济高质量发展角度提出了相应的政策建议。现有文献研究表明,数字经济与农业农村经济的融合可以促进农业现代化、农村进步和农民发展,二者的融合发展可以优化要素配置,降低交易成本,实现规模经济,有效缓解市场信息不对称。

       在政府基础设施建设支持下,加快推动新一轮数字信息技术在农业农村领域的应用,促进数字信息技术和农业农村经济全面深入融合发展,是推进和实施农业农村经济数字化发展战略的重要保障。其中,科学地测度和客观反映我国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发展水平以及地区发展水平差异,对于促进我国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发展,提高地区农业农村现代化程度具有重要的意义。国内有关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发展指标体系的研究主要集中于数字信息基础设施支持、行业数字融合应用和生产效益等方面。农业农村部信息中心2020年发布了《2020全国县域数字农业农村发展水平评价报告》,从发展环境、基础支撑、信息消费、生产信息化、经营信息化、乡村治理信息化、服务信息化等7个维度衡量2019年全国县域数字农业农村发展总体水平;崔凯和冯献从投入产出角度构建了数字环境、数字投入、数字效益、数字服务4个一级指标。然而,现有测算方法较难刻画产业层面的数字化转型程度,存在数字经济与农业农村融合发展路径不明晰的问题,也缺乏从省级或区域层面测度数字经济发展规模和科学刻画中国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发展时空演变规律的研究。

       在新时代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发展背景下,本文首先明确中国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发展内涵,通过建立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发展水平综合评价体系分析我国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发展现状,并且对不同省(市、区)及八大区域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发展水平差异与时空特征进行比较研究。

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内涵与发展评价指标体系
01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内涵和形成要素


       国际机构和组织对数字经济有着不同的定义,其中以2016年G20杭州峰会发布的《二十国集团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中的定义最具代表性:“数字经济是指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随着社会科学及经济形式的发展,数字经济的内涵在不断扩展延伸。当前数字经济的特征是数字化和信息化,数字资源成为生产要素,互联网作为载体及信息技术与其他领域的结合发展。数字经济主要划分为两个部分: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

       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则是以农村地区不断升级的数字基础设施为基础,利用互联网、云计算、区块链、物联网等数字信息技术促进农业生产发展和农村地区经济发展的经济活动。农业农村数字经济是一个经济系统,在这个系统中,数字技术被广泛使用并由此带来整个农业农村经济环境和经济活动的根本变化。农业数字化与农村数字产业化是实现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发展的两个关键。根据中国信息通信学会(2019)报告分析,农业数字化是通过我国国民经济中充分利用先进的数字技术和大量的数字产品,提高我国现代农业的产量和效率;数字产业化是指数字技术创新和数字产品的生产,例如网络电子信息处理、信息通讯产业、互联网产业和软件服务。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发展是在农村新基建基础上的农业数字化和农村数字产业化的共同发展。

       根据农业农村数字经济的内涵,农业农村数字经济的形成包括以下三个基本要素:第一,农业农村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农业农村数字基础设施包括计算机硬件、软件、电信设备等支持农业农村数字经济运行和发展的基础设施,是确保农业农村数字经济运行与发展的基础。第二,农业数字化水平。数字农业由美国科学院、工程院两院院士于1997年正式提出,指在地理学空间和信息技术支撑下的集约化和信息化的农业技术。农业数字化使数字信息技术与农业发展的各个环节实现有效融合,对改造传统农业、转变农业生产方式具有重要意义。农业数字化包括利用信息技术和数字化手段在农业生产、流通和运营等环节的融合,实现合理利用农业资源,降低生产成本,改善生态环境,提高农业产品质量,降低市场运营成本。第三,农村数字产业化。在数字经济时代,网络、信息、数据、知识开始成为经济发展的主要要素,数字产业化是指以信息为加工对象,以数字技术为加工手段,以意识产品为成果,以介入全社会各领域为市场。农村地区的数字商业产品主要是泛指基于农村电信、电子制造、软件及其服务以及移动互联网等信息技术的产业,通过对其所发现并产生的数据信息进行清洗、整理和综合分析而发展形成的数字商业和产品。

02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发展评价指标体系构建

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基础设施

       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是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其中计算机硬件、软件、电信设备等是支持农业农村数字经济运行和发展的数字基础设施。因此本文将数字经济基础设施作为一级指标,其中设置了4个二级指标,即农村互联网普及率、农村智能手机普及率、广播电视网络覆盖率和农业气象观测站数量。

农业数字化水平

       数字经济时代,农业数字化从传统的农业生产与信息通信技术相结合,转向整个农业生产销售过程的数字化。本文利用第一产业中的数字技术应用规模占比衡量农业生产数字化程度;利用农产品网络零售额衡量农业分销产业链中数字化程度;利用农、林、牧、渔业固定资产投资衡量农业公共基础设施建设。

农村数字产业化发展水平

       农村数字产业化,是农村地区数字产业的发展程度,其发展主要得益于智能手机的普及、第三方支付的发展以及生产和运输成本的降低。因此本文针对我国农村地区的数字信息产业化发展建立了4个二级指标:一是关于农业物联网等信息技术的应用,该项指标用于衡量物联网在我国农村地区发展的程度;二是农业农村数字创新基地建设数量,农业农村数字创新基地创建是对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发展的探索与推进,该项指标衡量了地区农村数字产业化发展的环境优劣;三是数字化产品和信息服务消费,该指标用于衡量农村居民对于数字产品的消费水平;四是农村网络支付数量及规模,用以衡量农村地区第三方支付和普惠金融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