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热点 财经 文化 旅游 娱乐 体育 时尚 科技 健康 美食 公益 社会 生态 三农 扶贫 区块链

推荐

超大特大城市又添新成员

来源:中新网    点击:    发布时间:2021-11-25
摘要: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辽宁大连城区常住人口达521万人,跻身特大城市之列。图为大连市区景色。 王华摄(人民视觉) 近年来,“春城”昆

超大特大城市又添新成员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辽宁大连城区常住人口达521万人,跻身特大城市之列。图为大连市区景色。
  王 华摄(人民视觉)

 

超大特大城市又添新成员

 

  近年来,“春城”昆明高质量发展势头良好,滇池生态环境不断改善。图为11月21日,游客在滇池海埂大坝上观赏红嘴鸥。
  新华社记者 陈欣波摄

 

超大特大城市又添新成员

 

  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位于“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交汇处,是西部陆海新通道的起点。图为11月22日,四川茶叶出口中亚专列从成都国际铁路港启程前往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
  白桂斌摄(人民视觉)

 

  中国有哪些超大、特大城市?这些城市今年前三季度经济发展状况如何?不久前,国家统计局基于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发布了《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超大、特大城市人口基本情况》,显示中国超大特大城市“俱乐部”再次扩容,包括国内7个超大城市和14个特大城市。这些城市在经济发展方面也是可圈可点,今年以来纷纷交出亮眼答卷,其中多个城市地区生产总值超过1万亿元。

  

  超大特大城市俱乐部再扩容

  什么样的城市才算“超大城市”和“特大城市”?国家统计局解释,“特大城市”“超大城市”城市规模按照2014年发布的《国务院关于调整城市规模划分标准的通知》进行划分:城区常住人口在500万人以上、1000万人以下的城市为特大城市,城区常住人口在1000万人以上的城市为超大城市;各城市城区人口数为第七次人口普查标准时点(2020年11月1日零时)的人口数。

  此前,根据住建部发布的《2019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国已有上海、北京、重庆、广州、深圳、天津等6座超大城市,东莞、武汉、成都、杭州、南京、郑州、西安、济南、沈阳、青岛等10座特大城市。

  根据“七普”数据,此次特大城市“俱乐部”又添4位新成员:昆明、长沙、大连、哈尔滨等4座城市城区人口均超500万人。同时,成都以1334万人的城区人口跻身超大城市行列。此外,武汉以995万人的城区人口居超大特大城市榜单第8名,距超大城市“资格”仅差5万人。

  超大特大城市“俱乐部”何以一再扩容?“梧桐树引来金凤凰”,人口迁徙是重要原因。“六普”到“七普”的10年间,大量年轻人涌入超大特大城市,为城市发展注入新鲜血液。近年来,各城市为吸引人才工作、定居,展开“抢人大战”,各种诱人的落户政策令人目不暇接。

  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为各类人才提供了更多发展机遇。不久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规划纲要》,为成渝“双城记”谱写新篇章定下基调,也增强了许多年轻人在这里发展的信心。“古人说‘少不入蜀’,我倒认为成都这座城市也很适合奋斗。身边不少年轻人因喜欢这里的生活节奏和发展机会而来。”研究生毕业后回到家乡发展的27岁成都青年柴韵说。

  “年轻人选择了这座城市,这座城市也会给选择她的年轻人带来惊喜。”柴韵相信,未来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高质量发展将迈上更高台阶。近年来,随着成渝地区经济社会发展,这对西部“双子星”人口规模、经济总量持续攀升。截至10月底,2021年川渝共建的67个、总投资1.57万亿元的重大项目已开工数量达64个,累计完成投资1866.8亿元。此次成都继重庆之后迈入超大城市行列,在多数人预料之中。

  深圳东莞“年轻”,京沪老龄化程度较高

  超大城市、特大城市不仅是一个头衔。

  一方面,城区常住人口数量是城市发展建设的一个重要“门槛”。据了解,根据有关规定,目前申报建设地铁的城市市区常住人口应在300万人以上。同时,按照住建部、应急管理部规定,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城市不得新建250米以上超高层建筑;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上城市不得新建500米以上超高层建筑。

  另一方面,超大特大城市在推动中国经济增长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此前表示,改革开放以来,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等一线城市及其他超大特大城市经济大幅增长、人口显著增加、开放不断扩大、社会事业蓬勃发展,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对外开放的重要枢纽和国家治理的重要支撑。

  超大特大城市的人口结构对城市未来发展影响深远,备受关注。

  哪些城市最年轻?“七普”数据显示,深圳、东莞两城60岁以上人口比例在5%左右,明显低于其他超大特大城市。

  哪些城市“银发族”最多?看60岁以上人口比例,北京、上海这两座一线城市人口老龄化程度较高。上海60岁以上人口占比达23.38%,在各超大特大城市中排名第二;北京60岁以上人口占比也接近两成。同时,60岁以上人口比例在20%以上的超大特大城市大多位于北方,其中东北地区的大连居首位,哈尔滨、沈阳60岁以上人口比例也均处于较高水平。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分析,生育率较低是导致超大特大城市人口老龄化程度加深的首要因素。此外,超大特大城市较高的养老服务供给水平吸引了老年人随子女落户,劳动力人口流出也导致部分超大特大城市人口老龄化程度日益加深。

  分析人士指出,超大特大城市有机会将人口老龄化转化为发展机遇。其中,一线城市需要注意成本和服务。宁吉喆介绍,当前各一线城市在养老、社保方面总体水平较高,人均期望寿命均在80岁以上,在各类城市中名列前茅,“需要改进的是控制成本、改善服务”。

  “在控制成本、改善服务的同时,也应注意不同城市之间养老服务供给不均衡的问题。”陆杰华表示,在一线城市和其他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较高的特大城市,养老金水平和老年人收入较高,年轻劳动人口流入很大程度上对冲了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影响,养老服务供给水平较高、互济性强。与此同时,以东北地区为代表的部分特大城市年轻人口流入较少,与前者相比“更老”、“老得更快”,养老服务供给水平与人口老龄化进程不相适应的问题突出。为此,应推动不同城市间的养老服务资源配置更趋均衡。

  优化提升超大特大城市核心竞争力

  不仅吸引人口聚焦,超大特大城市在引领区域经济发展方面也发挥着越来越突出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