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热点 财经 文化 旅游 娱乐 体育 时尚 健康 公益 社会 生态 三农 扶贫 区块链 乡村振兴

生态

守护“长江之肾”(长江巡礼②)

来源:中新网    点击:    发布时间:2022-04-14
摘要: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洞庭湖东部、湖南省岳阳市境内,为中国首批国际重要湿地之一。图为浩吉铁路和杭瑞高速穿过东洞庭湖湿地的芦苇荡。 赵敏摄(人民图

守护“长江之肾”(长江巡礼②)

 

  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洞庭湖东部、湖南省岳阳市境内,为中国首批国际重要湿地之一。图为浩吉铁路和杭瑞高速穿过东洞庭湖湿地的芦苇荡。
  赵 敏摄(人民图片)

 

守护“长江之肾”(长江巡礼②)

 

  位于湖北省荆州市的石首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数百头麋鹿在长江天鹅洲故道水中嬉戏。
  赵 敏摄(人民图片)

 

守护“长江之肾”(长江巡礼②)

 

  早春时节,浙江省杭州市西溪湿地新绿初绽,春光明媚,游船行驶在西溪湿地水道上。
  新华社记者 翁忻旸摄

 

  长江流域广袤,支流河曲众多,形成了3481.22万亩不同类型、面积广阔的湿地,同时,这里经济发达、人口稠密,对淡水、土地资源需求较大,湿地保护与修复面临的情况也因此更为复杂。

  如果说湿地是“地球之肾”,那么长江流域内大大小小的湿地,则是长江健康生存的基础。“保护修复长江流域湿地,是建立‘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生态格局的重要措施,对提升流域生态承载能力、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保障国家生态安全具有重要意义。”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湿地管理司相关负责人说。

  严格长江源头保护

  长江源头蕴藏着丰富的淡水资源和泥炭资源,这片珍贵的高原湿地对于稳定和改善整个青藏高原,乃至全国的生态环境都具有深远意义;同时,湿地对于调节和防范长江中下游的洪涝灾害,也具有重要的作用。

  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地处青藏高原腹地,被誉为“长江源头第一镇”,其境内分布有4.19万公顷的河流、湖泊和湿地。2004年,为了响应国家对三江源地区的生态保护政策,唐古拉山镇的128户407名牧民作别沱沱河,搬迁至现在的长江源村。

  搬迁后的村民由“放牧人”变成了“管护员”,十几年如一日,守护着这里的湿地和草原,为三江源地区的生态保护作出了重大贡献。如今,整个唐古拉山镇有597名草原生态保护管护员、101名湿地管护员。此外,格尔木市还推进民间河长工作模式,让全市各界都参与到河湖管护的工作中,唐古拉山镇的河流湖泊湿地皆实现了常态化巡查巡护。

  为了加大对沼泽湿地的保护,中国在实施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工程时专门设立了湿地保护项目。通过采取人工增雨、封育减畜、引水灌溉、人工建植等多种保护方式,改善长江源头的湿地环境。

  从长江源头向东,来到四川若尔盖湿地。这里是世界上面积最大、保存最完好的高原泥炭沼泽湿地。在当地牧民的印象中,过去这片湿地牛羊往来,污水横流,垃圾遍地,过度放牧让湿地草场面临干涸沙化的危险,而来自国内外的众多旅游团和自驾游爱好者,由于缺乏保护意识,更是给脆弱的湿地生态带来了严峻考验。

  10年前,四川若尔盖国家湿地公园开工建设,全力推进原生湿地保护、湿地植被恢复、本底调查、动植物保护、病虫防治和鼠害治理、污染控制和湿地修复等项目。2016年,四川若尔盖国家湿地公园正式授牌。

  经过多年的努力,四川若尔盖国家湿地公园的乡土植被得到了有效保护,野生动物栖息地得到了良好恢复。若尔盖县林业和草原局林业高级工程师熊远清说,这几年湿地公园内监测到的黑颈鹤越来越多。这是唯一一种生活在高原环境中的鹤类,非常珍稀。黑颈鹤数量增加,表明湿地环境质量得到了实实在在的改善。

  将湿地还给湿地

  阳春三月,湖南省岳阳市君山区华龙码头,水草丰茂、芦苇簇簇,波光粼粼的水面上,飞鸟翱翔,一派勃勃生机,而当年这里却是年产砂石40多万吨的非法砂石码头。高高耸立的砂石传送带,漫天纷飞的尘土一度严重破坏了这里的环境。

  2017年7月,君山区全面实施长江岸线专项整治、洞庭湖生态环境综合治理,对华龙码头等长江岸线和洞庭湖君山水域原有的39个非法砂石码头全部取缔,并开展复绿工作。整治后的华龙码头,恢复了原本的湿地风光,不仅频频出现珍稀鸟类,“水中大熊猫”江豚也回来了。

  洞庭湖所在的长江中下游地区,是人口密集的区域,也是湿地极易受到影响和侵占的地区。围滩、围湖、围垸建房造田,导致湿地萎缩退化,不仅破坏动植物资源,也易造成频繁的水灾,最终影响人类正常的生产生活。

  近年来,包括洞庭湖在内的许多地区通过各种方式退还本属于湿地的空间,保护并修复了大量湿地。放眼望去,鄱阳湖、洪湖、巢湖、太湖等如翡翠般依偎在长江的臂弯里,绿色湿地正逐渐扩大。

  在湖北洪湖,通过拆围和退垸还湖还湿,38.6万亩天然湿地已经全面恢复。历史上,洪湖曾一度有60%的湖面被开垦成鱼池,贪婪的捕捞几乎穷尽洪湖的资源。经过几年努力,洪湖所有围垸已退出养殖生产,破口通湖让洪湖血脉恢复畅通。下一步,洪湖地区将继续加强生态修复与建设,构造湿地景观,修复受损的生态系统。

  在安徽巢湖,自2018年启动的总面积100平方公里的环巢湖十大湿地保护修复工程已建成9个,巢湖湿地记录的植物数量由2013年的211种升至275种。在2020年巢湖流域严重洪涝灾害中,环巢湖十大湿地累计蓄洪2.69亿立方米,有效缓解了主城区的防汛压力,湿地成为防汛抗洪的一道“生态大坝”。

  在江西鄱阳湖,7.5万余亩湿地在“十三五”期间完成恢复与综合治理,从严控制湿地开发利用强度,全面施行湿地“占补平衡”政策。如今,鄱阳湖已成为数百万只水鸟的越冬地,占全球种群95%以上的白鹤都在鄱阳湖区越冬。

  记者从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了解到,2016年到2020年,长江流域11省市开展湿地生态效益补偿项目39个,退耕还湿面积51.40万亩,实施了一批湿地保护与恢复补助项目。

  释放湿地保护红利

  记者从国家林业和草原局获悉,长江流域内共有国际重要湿地21处、国家重要湿地13处、国家湿地公园361处、省级重要湿地424处。这其中,与人们日常生活联系最为密切的,当属湿地公园。在休闲娱乐、亲近自然的过程中,各地民众与水生植物、鸟类等亲密接触,欣赏湖光水色,徜徉于碧水蓝天,见证着自然生态系统的广博与神奇。这极大改善了附近居民的人居环境,湿地生态治理红利日益凸显。

  在武汉东湖国家湿地公园,市民顺着东湖绿道可以骑行直抵公园,观鸟赏樱花,领略田园风光。湿地科普展示区更是让孩子们流连忘返,大自然的奥秘吸引着他们去一探究竟。